虛擬先人

現在,有不少人會在逝去親友的Facebook帳號悼念死者,Facebook也推出配備AI的紀念工具,方便親友緬懷,進行「虛擬拜山」。在AI科技日新月異下,AI能夠模仿真人對話,作出真人般的情緒反應,模仿言語動作,連逝去已久的黃家駒,也能再現舞台與弟弟擁抱。最近主持《CEO的未來世界》節目時,說過語音辨識技術,能令AI模仿不同歌手、不同曲風作曲,隨時能創作一首「原汁原味」的已故歌星「新歌」。在大家都會在聊天軟件語音對話、全民直播的年代,每個人的聲線及形體動作都紀錄在網,AI對話早已不陌生,各式各樣的聊天機械人chatbot早已普及,iPhone的Siri從過往一板一眼的機械式應答,已有了更人性化的反應。經機械學習,chatbot可模仿出先人的應答,假以時日,更能如人類一般主動對話。不久前,達利博物館通過AI製作了「達利復生」,效果幾可亂真。當人類的一舉一動、一個表情都被網絡收集,AI隨時能完美扮演任何一個人,虛擬先人與後人對話,已不再是天方夜潭。

[讀者分享] 沒有無限手套的AI管治

資本主義強調"製造需求"。需求源自人對外界的好奇與感觀帶來的刺激。如以制度來壓縮好奇和刺激,馬克思可能就是最離地的答案。馬克思以外,用AI完全管治人類,科技能不用mind stone或soul stone就完全滿足一切好奇和物慾。參考佛洛依德,缺乏性慾又不用休息、飲食、排洩的機器可能本身是萬念俱灰。缺乏生命的原始好奇和感觀令機器思考非常佛系。

幼稚園教師:AI時代最難被取代的工作?

幼稚園教師,似乎完全符合了上述要求。他/她們需要對社會趨勢有幾本認識,才能告訴孩子要學習哪些技能;需要強調自己的人性化一面,才能令孩子感受機械人難以掌握的關懷;需要有靈敏的肢體動作,才能照顧脆弱的孩子(而家長在可見將來都不會放心完全讓機械照顧孩子的);也需要在沒有大數據支援下(新生孩子並未有多少數據告知他們的喜惡優劣),憑知識和經驗發現不同孩子的不同特性。因此麥肯錫的報告斷言,未來委託受薪服務人員照顧孩子的趨勢,是令幼稚園教師在人工智能發展下依然有重要需求的重要因素。想到不久前,一位網友來信,介紹自己是幼稚園教師,對新時代感到徬徨,認為所學無所用。其實剛好相反,這正是屬於你們時代的到來呢。

斯里蘭卡恐襲之後:無人機恐襲警報

在這個攻擊和防禦依然存在訊息落差的過渡期,下一波的斯里蘭卡式襲擊,可能不再需要自殺式襲擊者,而變成全機械化攻擊。試想像,假如這次襲擊是採用無人機,可以同步設定的目標可能倍增,屆時帶來的恐慌,只會更大。

當人工智能成為作曲家

在產業化角度,技術支援方自然很希望把技術推廣到下一代;但站在學術角度,自然也有不少要理順之處。例如以上這首主題曲是雷博士通過AI程式作曲,那樣版權屬於他本人、AI供應商,還是AI本身?一首AI製作的「羅文新歌」,是否要經過羅文後人同意?根據目前版權法,超過若干年限的創作不受版權限制,所以不少經典被不斷再版、改版,但假如超過版權限制年限的歌曲,通過AI得到全新生命力,又如何理解?人類作曲和AI作曲之間的界線,又究竟怎麼樣?這就是我們的未來。逃避不了的,除了學習,還能怎樣?

「生命3.0」:人工智能如何改造人類未來

然而我們在「生命2.0」階段,仍無法完全超越肉體和生物性的限制,以鐵馬克的話說,就是雖然人類的「軟件」改變了,仍無法改變「硬件」。現在被接受為「主流」的種種規範、宗教、倫理、道德,都是為這個階段度身定造的。但直到出現他所言的「生命3.0」,人類可以依靠人工智能和科技發展,通過意識移轉、離開肉身而在不同空間傳遞,讓人的精神能逐漸脫離肉身,達至同時改變人類「軟件」和「硬件」的目的,那時候,新規範就必然出現。與此同時,若人工智能進一步發展為在智力和精神上超越人類、能用於廣泛層面的「超人工智能」,那不單是「人類」的定義,甚至連生命本身的形態,都會發生根本改變。這種改變不只是影響工作機會、產業發展等即時問題,更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、生命本身的形態和存在方式。

人工智能機械人:東方可以,西方不可以?

伊藤穰一雖然承認日本人的世界觀比較「原始」,但也暗示正是這種原始,令他們心態更寬廣、更能接受科技的轉變。他說:「機械人一直以來都是日本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……我們日本人不僅毫不害怕我們的新機械人霸主,我們還有點期待它們的到來。」假如這真是事實,不只是對人工智能機械人,甚至是基因改造嬰兒,日本人和西方人之間的態度差異,也足以對未來國際秩序,構成根本影響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