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Art of the Deal

《The Art of Deal》在1987年出版,是特朗普與記者Tony Schwartz共同著作(相信是本人口述、後者代筆),講述自己成長經歷、及在房地產界的成功事蹟。當時的特朗普並沒有政治潛能,卻因為種種不合常規的從商手法、財大氣粗的形象,成為財經界風雲人物,本書一出版,就創下《紐約時報》暢銷書榜首位達13週、並持續48星期榜上有名的驕人記錄,入屋程度、「影響因子」,超越同年所有國際關係學術著作的總和。

中美貿易戰:特朗普的勝利 Vs 美國的勝利

劉鶴承諾盡力減低中美貿易逆差,但沒有任何數字指引,對國內,訊息就是「只要美國貨物優秀,中國消費者滿意,逆差就自然消除」,基本上是空話。相信雙方在談判期間,應該就一個數位達成了不公開的共識,但這數字一旦公開,對特朗普的開價而言是相差太遠、對中方的底線則是讓步太大,於是雙方各取所需,情願打馬虎眼。

後蒂勒森時代:特朗普的新brinksmanship

但這次撤換蒂勒森,還是帶來想像之外的震撼,一來在於通過Twitter的公佈方式,二來限令立刻交接和即時生效的「過渡」安排,一切都不留情面。蒂勒森並非無名無姓的嘍囉,本身就是石油大亨,這類人無論是否在政府、誰掌權,都屬於不應開罪的人,特朗普卻公開羞辱他,明顯不是針對一個人。

美國瘋狂外交:由尼克遜到特朗普

今天歷史學家眼中的尼克遜,屬於令冷戰緩和的美國總統,從越南撤軍、和中國「乒乓外交」、與蘇聯開啟冷戰「低盪」時代,都是出自他和基辛格的現實主義手筆。不過他剛上任時,是以「反共老手」的姿態登場,一度被視為「激進政客」。

卡達菲之死對金正恩的啟示

根據2000年前後的英國情報記錄,卡達菲談判之時,距離利比亞開發出具實戰意義的核武,已經非常接近。假如沒有放棄,到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時,或許已有小成。如果導彈發射技術也有突破,歐美的軍事行動,必會投鼠忌器。這情形,正好是如今西方面對金正恩的棘手狀態。對金正恩來說,薩達姆、卡達菲做錯了的,他不能再錯。卡達菲、薩達姆泉下有知,定必贊成。

金正恩定期發瘋之謎

只是有一個前提:他們深深明白,無論自己有多少核武也好,真的和鄰國全面開戰,那就是生存的終結。但只要不全面開戰,而能通過製造危機獲得實利,例如或明或暗的援助,例如國際組織的同情,例如談判桌上的討價還價,那就是成功。國際關係有一專有名詞:「瘋子外交」,形容貌似不按牌理出牌、卻能從危機獲利的「合理」行為,金正日正是箇中專家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