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中俄政策談起:作為「公海」的互聯網與「科技冷戰」

中美貿易戰爆發不久,就牽涉到實質上的高科技問題,而被冠以「科技冷戰」之名。不少人認為科技問題源於經濟問題,例如美方對中興、華為等公司的禁令,但事實上,中國在互聯網領域也希望「大有為」,有關的建設,已鋪陳了很多年。香港因為歷史上的特殊角色,一直較少面對審查,對香港人來說,互聯網代表開放、全球化和無國界。但中國官方多年來奉行「有中國特色」的網絡觀,在數字時代全面來臨之前,就建立了「防火長城」,到近年再將這套治理總結為「網絡主權論」。中國的互聯網治理,無疑與一般理解「網絡就是公海」的理念相違背。美國對中國的中國科技制裁力度之大,似乎也指向中國獨特的互聯網體制。

虛擬先人

現在,有不少人會在逝去親友的Facebook帳號悼念死者,Facebook也推出配備AI的紀念工具,方便親友緬懷,進行「虛擬拜山」。在AI科技日新月異下,AI能夠模仿真人對話,作出真人般的情緒反應,模仿言語動作,連逝去已久的黃家駒,也能再現舞台與弟弟擁抱。最近主持《CEO的未來世界》節目時,說過語音辨識技術,能令AI模仿不同歌手、不同曲風作曲,隨時能創作一首「原汁原味」的已故歌星「新歌」。在大家都會在聊天軟件語音對話、全民直播的年代,每個人的聲線及形體動作都紀錄在網,AI對話早已不陌生,各式各樣的聊天機械人chatbot早已普及,iPhone的Siri從過往一板一眼的機械式應答,已有了更人性化的反應。經機械學習,chatbot可模仿出先人的應答,假以時日,更能如人類一般主動對話。不久前,達利博物館通過AI製作了「達利復生」,效果幾可亂真。當人類的一舉一動、一個表情都被網絡收集,AI隨時能完美扮演任何一個人,虛擬先人與後人對話,已不再是天方夜潭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