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報專訪:轉型創未來 由國際關係學者進化未來學學者 沈旭暉與教授團隊推STEM教材

沈旭暉與三名港人創立的STEM公司Dr code,現時主要與學校合作,推出中小學及幼稚園課程,他們希望未來於本港設立多所學習中心,推廣STEM教育。創辦人之一廖詩颺表示,他們所推的新加坡STEM教育與坊間不同,由於不想幼童太早接觸平板電腦等電子工具,故特別設計紙牌遊戲或棋盤遊戲給幼童,讓他們透過玩耍學習邏輯思維、解難能力及計算科學。

未來國際語言:「你用錯filter嗎?」

一位年輕同事曾經很認真的對我說:我的Instagram「用錯filter」,某照片不應該使用Instagram內置的選擇,而要使用另一個app的高端filter,否則就像中英文文章出現文法錯誤;至於拍攝的角度、構圖的比例、表情的經緯度,固然不能隨意,也不能簡單應用普通攝影技巧,而必須配合Instagram「語言文法」,否則就像洋涇濱英語般可笑。我的即時反應是,我們作為小時候根本沒有互聯網的「網絡新移民」,能夠活學活用filter已經很不容易,但細想下,卻越來越發現,假如未來掌握不好這門新「語言」,真的就像百年前移民到美國的老華僑那樣,只能留在唐人街那裏繼續活動,繼續聽粵曲,繼續食燒味,活像平行時空。

未來國際教育:「42學習模式」的衝擊

編程固然是未來必須掌握的能力,電腦語言將會和中英文一樣重要,成為新生代的必修課,但這並不代表其他科目的末日。「42學院」的理念,理應同樣適用於其他學科,而編程概念本身,同樣可以用來教授其他語言、人文和社會科學學科,例如有編程學校已經和歷史教科書crossover,用編程學習中國歷史。這是一個破立的時代,不要落後於人,「42學院」出現的法國,已經是教育制度遠比香港靈活、實用的地方,更何況等而下之之處?與其被時代淘汰,倒不如走出comfort zone,否則要等待教育官僚帶動「改革」,結果不堪設想。

GLOs人物誌:「讀博害人論」的傳道博士

他博士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,居然是在香港商業電台當資訊科技總監,當時媒體認為他是王喜那樣的「迷雲黨員」,才得以忽然晉身電台高層,累得他要不斷對朋友說自己「有妻有子」澄清。其實以他的CV,到電台工作自然只是貪玩,至今還回順便客串一些聲音專欄:正如衛斯理名言,地球人擔心外星人搶飯碗,是最可笑的事。

GLOs人物誌: 天才・宅男・教授・Simon Lui

後來相熟了,才知道他的音樂造詣遠超想像,除了通曉中樂西曲、A cappella,原來也曾為不少歌手作曲、在演唱會後台演出,合作歌手甚至包括劉德華、鄭秀文、陳奕迅….. 更難想像的是,我讀書時其中一首最喜歡的歌:傅佩加的《一支煙的時間》,居然是他的小提琴配樂。把電腦和音樂融會貫通到這地步的人,絕對不多。

未來教育:當Coding成為國際新一代共同語言

由於多個國家已為中、小學生開設程式編寫課程,相信很快會變成全球趨勢,當這一代成長後,各式各樣的程式語言,便成為不同國籍、文化、背景同齡人之間的「共同語言」。他們即時在現實生活,使用完全不同的日常語言,卻可以輕易通過電腦為中介,互相溝通。今天文化交流始終以語言為主要屏障,但有了Coding的一代,人類大同社會的夢想,卻可能化為現實。不同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,例如美國大選會輕易被俄羅斯黑客通過machine learning影響,只會不斷出現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