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擬國家論:由特朗普到旺角黑夜(上中下全集)

接著,通過定義「他者」、批判傳統精英、知識份子、富人等,這種身份認同得到鞏固,並為自身壯膽(邏輯和從前的激進群眾運動類同),乃至出現了論功行賞的機制,並發展了自己的語言、英雄、敵人、潛規則,然後是動員機器,一切,就像人類建立初始社會的情況。其實,這些都是對主流的顛覆:例如夾雜粗口是一種溝通方式,各地主流媒體越不容許,在網絡越發達;像法國規定媒體必須使用法語,也是新移民族重拾自己語言的動機之一。未來科技進一步發展,虛擬世界肯定更真實,能換金錢(已出現)、能刺激人體五官(Cybersex配合工具的高度仿真,已令無數毒男失去「脫毒」動力)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