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望2019:特朗普國師納瓦羅向「全球主義富豪」宣戰

值得注意的是,「全球主義者」這名詞,在希特拉的時代已經出現,當時更是反猶主義的配套,因為在希特拉眼中,猶太人在世界各地巧取豪奪,只是世界的寄生蟲;他們積極宣傳所謂「全球一體化」,只是為了蠶食包括德國在內的各國利益,所以希特拉的「國家民族主義」,處於全球主義的絕對對立面。時至今日,猶太人依然把持不少美國、全球企業,股神巴菲特、大鱷索羅斯、洛希爾家族 (Rothschild) 等都是猶太人,特朗普團隊高調針對「全球主義富豪」,難免令不少猶太富豪不安。然而這種說詞除了能籠絡「另類右派」支持,連「另類左派」也可能被吸納過去:年前左翼發起的「佔領華爾街」運動,針對的正是同一群人。

當Tesla到中國設廠

特朗普對這類行為,自然十分不滿。他一直聲稱為了維護國家利益,要用盡方法限制高科技投術流出,以免中國竊取美國技術;北京提出的「中國製造2025」進一步觸動美國,擔心這是大量盜取美國技術的掩飾。其實Musk近來也麻煩多多,例如因為私有化Tesla與股東意見相佐,NASA又因Musk在深夜節目吸食大麻而對SpaceX展開品格調查,陰謀論一點,假如對家有部署,說不定Musk有一天會像Steve Jobs一樣,被踢出自己創立的公司。但假如這類非常舉措依然天馬行空,美國政府能做的著實不多,這也反映了在全球化時代,國家雖然擁有主權,卻控制不了大企業,貿易戰的瓶頸,也在於此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