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絡時代的基督城槍手:Facebook直播的年代

「恐怖主義」在不同時代、語境有不同定義,但引起注意與散播恐怖總是共同特徵,兇手都希望打一場影響大眾意識的心戰。社交媒體興盛之前,主流傳媒形成了建制精英的審查機制,大眾與連環殺手、恐怖主義者的第一手材料之間,存在無形的審查之牆,也有明顯的時間差,因此要造成大規模恐慌的人,需要造成大規模傷亡,主流媒體才不得不報導,門檻不低。但社交媒體移除了中介,恐怖主義者與他的「目標受眾」基本上能直接溝通,毫無阻隔,即使這次直播「只」殺一人,其實也會引起震撼,那同樣不是主流精英所能防微杜漸的。

微真相時代:假如文革時代出現Live

「一個紅衛兵,從褲兜裡掏出一根細細的打底繩……手腳麻利地把老人的陰毛擰成一股,然後用這根繩子綁在一起,再在耷拉着的陰莖上繞纏數圈,於是,在眾人的鬨笑聲中,大家強迫老人站起來,一個紅衛兵牽着繩子,引着老人往前走,另一個紅衛兵則揚着一把竹枝,像農村耕田時驅趕水牛一樣,一邊抽打,一邊把老人趕到學校外的道路上遊行示眾去了。」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