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波希米亞狂想曲》的顧問政治

Mercury本人有很內斂的一面,很少解釋自己作品的深層意義,於是演繹其經典的「釋法權」,自然屬於Queen其他成員。但假如出現一位演員,不大終於原著,卻令觀眾受落,Queen日後再詮釋經典,就會「大權旁落」。現在這位男主角Rami Malek很令Queen滿意,因為他努力根據官方資訊「演活」Freddie Mercury,而沒有加入自己的創作;相反本來的男主角、更有名的Sacha Baron Cohen,卻因為不獲「創作自由」、和Queen意見不合而辭演。Queen自然不希望電影變成另一齣《波叔出城》,似乎也擔心這位演員的方法演技一旦成功,Mercury的靈魂就會被奪去。Queen的洞察世情,殊不簡單。

重新認識當代天才:Queen結他手Brian May博士

Brian May成為國際巨星後,卻發現自己年輕時的博士論文題目,居然還未有其他人涉足,於是在2006年重新註冊,成為倫敦帝國學院的博士生,一年內閱讀了數十年間相關題目的所有資料,一年後就通過博士答辯,論文題目是「黃道塵埃雲的徑向速度研究」,正式成為「Dr. Brian May」,當時他剛好60歲。然後Dr. Brian May成了倫敦帝國學院的訪問研究員,不是純粹掛名那種,而是不斷著書立說,例如出版了天體物理學學術著作《宇宙全史》,分類就是在霍金《時間簡史》旁邊,也獲邀成為美國太空總署(NASA)研究冥王星的「新視野號」計劃成員,創立了推廣人類對小行星認識的「小行星日」,甚至有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。

We are the Champions﹕拜火教與非洲香港

Freddie Mercury的家庭就是來自印度的帕西人後代﹐他原來的姓不是Mercury﹐而是有波斯色彩的Bulsara。雖然他本人不算虔誠﹐但生前死後都以祅教儀式行禮。他的音樂色彩燦爛﹐受印度風格影響頗深﹐這類crossover在三十年前英國並不常見﹐皇后樂隊的名作《Bohemian Rhapsody》就明顯有印度Bollywood的影響。其實在此以外﹐《We are the Champions》更可以被閱讀為拜火教的教歌﹕只要演唱這首歌配合樹立火柱的舞台﹐我們不難發現﹐這是比《熊熊聖火》更有火焰味道和節拍的頌歌﹐似是歌頌拜火教徒成為世界最後的冠軍。Freddie Mercury演唱這首歌時每每打起火紅領帶﹐又或穿著紅衣﹐有時就是赤裸上身配一個紅煲帶﹐這些固然與他的性取向有關﹐但也值得予以其他文化解讀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