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遊Voltra雜誌訪問:回應時代的出木杉

「出木杉雖然不是主角,但估計他長大後應該也算是一個well-off的人,就算不是很標青,最重要的是他能做好自己本分,知道自己的價值及長處,有自信。」被問及香港現時最需要《叮噹》裏的哪個角色,著名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 (Simon Shen)沒有選無所不能的叮噹;也不是經常有叮噹幫助、每次都化險為夷的大雄;而是不起眼、但專長是考第一的出木杉。

告別抽水時:Facebook新演算式的積極一面

坦白說,有興趣音樂的人,不會喜歡凡事泛政治化的留言;喜愛旅遊的人,不會欣賞對caption上綱上線的認字特警。這不是說這些議題不重要,但就像我常說的比喻:一位從事性別研究的朋友,即使在街上看見一座一座大廈,也會立刻聯想到性器官。假如天天和這樣的人相處,很快就會性冷感。舉一反三,回看昔日Facebook所有多likes的分享,幾乎無一有任何養份,也很值得反思。

Glocalization:我們需要怎樣的國際視野?

要下一代理解香港擁有先天的國際身份,始終要通過流行文化。不少學者對跨界別參與始終有顧慮,但客觀事實是,請方大同介紹世界公民、官恩娜介紹大溪地、喬寶寶談香港身份認同,確是遠比禁室培育寫論文有效得多的公民教育。而且這些不能即興地做:長遠而言,社會需要一個以流行文化推廣香港國際視野的基金會,慶幸認同這方向的教育界、演藝人越來越多,讓人看到一絲曙光。當《獅子山下》已成為維穩歌,我們希望下一代認同的香港之歌是《海闊天空》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