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布達比羅浮宮(二):當傳統被Instagram顛覆

如日前談及,由於阿布達比羅浮宮以主題、而不是按時空策展,當不同時期的非洲神像、基督教神像、佛教神像並列一起,本身就是後現代的mix and match。更能令遊客在Instagram發揮的是,不同展品之間相隔的空間,也可以成為獨特構圖,只要用心設計,可以隨意找到以波斯地毯為背景的羅馬圓柱,或以中世紀文藝復興名畫為背景的伊斯蘭裝飾。博物館主體既然是「文明間的對話」,遊客的主觀心境,通過iPhone,自然也成為對話的組成部份。

Snapchat世代

這趨勢發展下去,到了終極境況,其實就是《蜀山》一類劍仙小說的意境:功力深厚的高人或「魔尊」,可以通過無上法力,自創世界,自己成為一方世界的霸主,而這個世界可以從一粒米、一隻戒指幻化,在我們世界的眼中,就只看到那個載體,但在他們眼中,那才是化身萬千的真實。

Facebook之死

在現實世界,遇到這種人,一般人會避之則吉,不會一般見識;但到了Facebook,這思維卻主導了秩序,只要擁抱人棄我取的立場,就成為小圈子KOL,劣幣驅逐良幣,正常人更沒有積極性發聲。假如相信社交媒體是社會的延伸,而Facebook演算式有了這樣的客觀效果,一般人在正常生活怎樣看待「煩膠」,也就怎樣看待Facebook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