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dplay@台北:為何不到北京?

政治上,他們反對美國共和黨、反對英國脫歐,可以視為一代人的全球化代言人。但Chris Martin畢竟是古典歷史出身,歌詞不時出現Achilles、Hercules等典故,結果也創造了迴旋空間,不會輕易觸碰地雷。

投資緬甸的綠色博弈

從 KIO 的立場來看,密松大壩要求大批邦民轉移,衝擊了當地社會經濟環境,如果日後緬甸中央政府借大壩施工、維護之名,進一步干預密松、乃至克欽邦內部事務,KIO 的生存空間就會被打壓,克欽與緬甸政府的微妙勢力平衡,也會被打破。

加爾各答的天使:德蘭修女/鄭秀文

歌詞交代德蘭修女「含淚說著愛要愛到痛心/方可真正把身心都奉獻」,換個角度而言,卻也唯有營造一種慘情感,才能符合「愛到痛心」的奉獻需求。筆者有朋友訪問過她建立的醫院,一來沒有太多病人,二來設備極度簡陋,比公立醫院更差,而她得到巨額捐款、包括來自眾多獨裁者和金融騙徒的「洗黑錢」捐款,卻是眾所週知的事。我的朋友當時就懷疑:究竟設備如此簡陋是資源不足,還是刻意為了營造一個「很慘很慘」的「真心奉獻聖壇」?真的連換一個電燈膽的錢都沒有麼?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