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朗普貿易戰的勝利:假如加拿大沒有NAFTA

經過連番博弈,加拿大、墨西哥終歸同意按美國意願,更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(NAFTA)為「美加墨協定」(USMCA),一切都是特朗普口中所說的「美國優先」,這「NAFTA2.0」不啻是特朗普和各國打貿易戰的一大勝利。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雖然不喜歡特朗普,但深明NAFTA簽定至今二十多年,已深深融入加拿大人的日常生活,一旦推倒重來的震撼,並非自己所能承擔。

中美貿易戰前傳:美日貿易戰的教訓

中美貿易戰加劇,而對美國而言,「貿易戰」絕非特朗普原創,很難不令人想起三十年前的美日貿易戰,內地報章更多番強調,要從美日貿易戰汲取教訓。究竟這「教訓」是甚麼?又有多少實用價值?

在新加坡觀察美國大選

新加坡對特朗普總統擔憂的另一個重要領域,即是美國「重返亞太」戰略的持續性。新加坡作為一個小國,強烈依賴亞太區開放、穩定的海上航線,因此對「規則主導」(rule-based) 的區域秩序,有強烈訴求。美國「重返亞太」之所以受新加坡歡迎,正是後者擔憂近年來日益強勢、偏好「實力外交」的中國,對亞太地區的既有規則造成衝擊。以南海爭議為例,新加坡本身並非島礁、海域聲索國,但在整個爭議過程中,新加坡的姿態十分高調,其駐華大使早前還與《環球時報》主編進行了數輪筆戰,卻引起國內部份華裔一定不滿。新加坡的立場其實非常明確,即將「避免武力」與「尊重國際法」兩條原則擺在最首位,而這二者,正是新加坡在亞太地區維護核心利益的關鍵。一旦美國不再積極捍衛亞太區這些原則,新加坡就會變成出頭鳥,這是不得不防的。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