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工智能與「大君主時代」

當人類習慣了這樣的社會模式,日常生活需要操心的,會變得十分有限,因為大選擇都已用不著人力操勞,剩下的選擇不過是到沖繩還是首爾、食魚蛋還是壽司。再到了人工智能發展為「超人工智能」,完全掌控社會,管理者就會成為「仁慈的獨裁者」,徹底控制一切人類福祉,甚或把一般人類當作寵物飼養,成為動物園管理員。到了極致,也不能排除超人工智能得出人類只會浪費資源的結論,請願淘汰人類,而自居為「傳承」人類文明的接班人。

Uberization時代,挑戰大學的人才旋轉門

當這類公司越開越多,大學的功能,也難免進一步被攤薄。從前到大學讀碩士、MBA、博士,多少有自我增值的意味,起碼也能累積社會資本,但在現實世界,讀完碩士的畢業生不一定對工作有幫助,反而可能令僱主覺得「不務正業」,影響面試機會。中介公司的課程,對實用性掌握得透徹得多,而且省時,只要「艇戶」建立得好,也會慢慢形成口碑。假如你是一個希望轉型的專才,會坐在大學課堂兩年聽傳統授課,多拿一個碩士學位,還是嘗試這種新公司?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