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岸群島無主化:極地的大國博弈

由於蘇聯也是《冷岸群島條約》簽署國之一,戰後莫斯科就充份利用條約的「利益均沾、權利平等」原則,大規模到群島,進行變相殖民。當時全島居民有大約四千人,其中俄羅斯人的數目比挪威人更多,佔了2/3,更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小鎮,開闢了不少礦場,最著名的是巴倫斯堡。

冷岸群島:北極特區的由來

任何來自締約國的公民,都可以免簽進入冷岸群島,而且毋需挪威政府的居住許可,也能在那裏常恆居住;來自締約國的公司,也可享有在群島的漁業、狩獵、採礦和其它商貿活動權益。上述活動需要遵守挪威相關法律,但假如挪威的法律歧視其他國家國民,卻是違反條約,所以挪威的行政管理頗為放任自流,高度克制。

荷屬聖馬丁:為甚麼還留在荷蘭王國?

由於它的地理位置是加勒比郵輪首選,而碼頭又在荷屬這一方,令荷屬聖馬丁逐漸變成一個服務郵輪客、賭場客、特別是美國客的疑似主題公園。不少各國居民因為荷屬聖馬丁的「主題公園」身份,也紛紛移居當地,令當地的國際化程度遠高於法屬的北部。1955年的荷屬聖馬丁只有2100人,今天多了出來的總人口是怎麼來的,他們怎樣看待「荷屬」這個身份,也就不難估計。

法屬聖馬丁的「升格」

對法屬聖馬丁而言,脫離瓜德羅普省、而不打算脫離法國,除了為了巴黎的資源,也是為了捍衛自身的身份認同。瓜德羅普島在加勒比海諸島中,是人口過四十萬的龐然大物,由非裔法國人主導,聖馬丁則依然吸引一些本土法國人移居,由於人口基數不多,反而保留了不少法式風情。

奧蘭群島自治的經濟誘因

芬蘭1995年加入歐盟時,奧蘭也進行了自己的公投,才通過加入,附加條件就是芬蘭入歐後的條款不適用於奧蘭,歐盟也予以准許。例如歐盟各成員國的增值稅(VAT)並不適用於奧蘭,所以經奧蘭來往瑞典和芬蘭的郵輪,就全部享有另一稅率,這是奧蘭維持其船運業的重要憑藉。

芬蘭一國兩制:奧蘭群島背後的外國勢力

奧蘭群島位於波羅的海入海口,鄰近芬蘭本土、但同樣接近瑞典,面積1,580平方公里,約相等於1.5個香港,人口則比香港的一個大型屋村還要少,只有不足三萬人。奧蘭群島島上有一個「和平研究所」,研究奧蘭群島「一國兩制」的成功模式,能否對其他地方有啟示,然而奧蘭的成功,很大程度上是大國博弈製造的緩衝區,並非自身的能奈。要是忽略這一點,很容易見樹不見林。

沙特混血歌手Pamela Tang

生於香港,具有沙地血統,長於英國,操流利廣東話,她國際化的背景無不令身邊人好奇。擁有多重文化背景,相信她定會對香港有一番不一樣的觀察。

林日曦溝通法

我深信那些大而無當的官僚體制,就像富士康工人一樣,早晚會被取代,因為他們的「技能」,不過是文字遊戲、語言偽術,其實早就有程式代勞,假如需要的話。不過因為工會、因循一類原因,才勉強維持下去。至於倚老賣老的老人助理,在未來世界,更不會有存在空間,因為連年輕人也開始被機械取代,老人要繼續那些崗位,只能當義工。

Up ↑